您现在的位置首页>>政务>>专题专栏>>归档专题>>书画长廊>>书画赏析 >>

马年壮写马精神 ——画家于雁宾骏马国画的造型特色与美学意义

  本文发表在《吉林画报》2014年5月号 

  农历马年,给国人带来了旺盛的斗志、充盈的力量和美好的期冀。以马喻人,人马合一,已经成为马年中人们物质创造和精神追求的一道靓丽景观。“马上封侯”、“马上有喜”、“龙马精神”、“万马奔腾”......已经成为短信互动、微博问询、广告寓意、语言沟通的重要语汇。而画家于雁宾的国画骏马,也成为马年一道耀人眼目的独特风景。 

  为迎接马年到来,于雁宾几个月时间内,创作出大量的骏马国画。四尺、六尺、八尺整张作品,透射着骏马昂扬向上、坚韧不屈、英俊威武、聪慧灵动的时代精神。或一骑绝尘、追风逐日,或群马飞驰、越岭跨山。或跋涉于崇山峻岭,或奔驰于丘岗平原。骏马的背景,多是带有世间雄健、顽强、耐寒、激越的物体。或长风浩荡,或飞云奔涌,或松林挡路,或山石阻隔。而正是在这些背景的映衬下,衬托出了骏马的扬鬃嘶鸣、引颈高歌的雄壮神态,凸显了出骏马四蹄生风、身影绝尘的飘逸英姿。 

  于雁宾,男。吉林日报社文化新闻部副处长。东北师大中文系毕业,吉林省作家协会会员、吉林省美术家协会会员、国家一级美术师、吉林省政协书画院院士、吉林省文艺阅评小组专家。他有200多篇文艺评论在各地报刊发表。词《水调歌头 李白剑》获首届全国兰陵美酒杯诗词大奖赛三等奖。诗词集《倚心斋诗词选》由华侨出版社出版,小说集《金脉》由时代文艺出版社出版。电影文学剧本《命夺黄金图》被长影摄制成故事片在全国公映。有关创作事迹被收入《中国中青年作家名典》、《海内外华人作家传略》等书籍。多年来进行中国画创作,创作出关羽、岳飞、钟馗等英雄形象。近80米长卷《中国百将图》、《水浒英雄画卷》在各地报纸发表。许多网站发表和转载其众多作品。人物画和评论在《吉林画报》上发表,《水浒英雄画卷》作品和评论在《吉林日报》发表。作品参加《庆祝建国60周年——全国生肖国画艺术家评选》获优秀奖,作品《百马图》参赛《2011年第二届中国最具网络人气美术家评选》位居第14名,在《庆祝中国共产党建党90周年——于雁宾百马图作品展》、《喜迎十八大——虎跃龙腾骏马图》在各大网站发表。接受《中国国际文化产业网》记者两次创作采访,近30家网站连续转载。《百度》、《新浪》、《谷歌》、《腾讯》、《网易》、《搜狐》等大型网站均收入其创作目录和创作文本。 

  于雁宾绘画骏马有着长期的不平凡经历。生在吉林省与内蒙古自治区交界处的于雁宾,从小就有机会接触骏马。在科尔沁草原,吃草骏马的安详神态让他流连忘返,大道上奔驰的骏马身姿,让他连连称奇。打羊草时,他看着饮水的骏马,心记手画;到亲戚家,看到生产队的骏马,早出晚归,他画出大量速写;下集体户时,他常到马棚,听马倌讲述骏马的习性、骨骼肌肉;到军马场参观,他求别人拍照,留下大量资料。这些都为他日后的骏马创作,打下了深厚的绘画基础。 

  上大学时,于雁宾学习的是中文系,可他的绘画技能却有着质的提升。他在美术系结识众多老师、同学、朋友,听课、创作、展览他都热情参与。他还认真学习了骏马的解剖学,包括骨骼肌肉、站立神情、奔跑姿态,骏马头部各种角度的变换、奔跑时四蹄交叉平衡,群马之间的各种情感交流,如亲密型的双颈相偎、玩耍型的后蹄扬踢、打仗型的前蹄蹬踏、相避型的马头相悖等。参加工作后,他凭着从小就画古代人物的绘画功底,为长篇小说《薛刚反唐》制作插图。近50幅插图,带有骏马图案的就达30几幅。 

  在创作骏马作品之前,于雁宾已经做足了功课。不少年来,他已经临摹过大量名家骏马作品。唐代韩干的《骏马图》、《照夜白图》,于雁宾认为受益匪浅:唐代骏马雄浑,特别是臀部肥壮,带有大唐盛世的鼎盛繁华。他临摹过宫廷外国画家郎世宁的《八骏图》,他认为这是东西方绘画艺术的巧妙综合,是形象造型的高标之作。于雁宾对现代画马名家、一代宗师徐悲鸿的所有骏马图案,几乎皆有临摹,他认为徐悲鸿的骏马形象逼真、线条简练、威武英俊,代表了骏马绘画的艺术高峰和时代特色。于雁宾也喜欢已经故去的画马名家郭广业的骏马绘画,多有临摹,认为其作品光影投射准确、骨骼肌肉表现恰当,带有雄健潇洒的画家个人风格。总之,于雁宾对骏马的研究,几乎在绘画的各个领域均有涉猎。“外师造化,中得心源。”在绘画训练、笔墨技巧等方面的多年修养,在文学创作、艺术评论等领域的深刻探索,已经铸成了于雁宾成熟的骏马画风。笔力雄健:一笔画去,不拖不滞,不描不改,不乱不疑。造型准确:马头的角度变换、马身的方向选择、四蹄的和谐奔越、马颈的粗细视角,于雁宾都有细致的分寸把握,独到的合理刻画。特别是奔跑时四蹄的准确描绘,有翻蹄、踏蹄、甩蹄、勾蹄等,都有在细微之处的精湛表现。观赏于雁宾的骏马国画,人们发现,既有平时看到的骏马神态,也有根本没有见过的骏马姿势。但观赏者都认为,这就是骏马的确实姿态神情,既真又美。 

  有一家网站在刊登于雁宾的骏马图卷时,特意标出“烈马图”字样。于雁宾画马大都是烈马,这在画界已有共识。这就引出了于雁宾绘画骏马的美学特征。 

  崇高是美学的基本范畴,也就是阳刚之美。崇高是在社会实践中,在主体与客体的严峻冲突中所呈现出的充实而高大的美。它显示出实践主体的顽强、英勇与潜在力量,显示出代表社会潮流的进步力量一定胜利的必然性。在形式上常常以粗犷、庞大、坚硬、雄奇、凸凹不平、不规则等形态出现,给人以惊心动魄的审美感受和激动不已的愉快。它是美的一种更壮丽、更雄伟、更高级的形态。骏马的形象表现,画家于雁宾已经过多年的创作实践,进行了去粗取精、去伪存真、由此及彼、由表及里的提纯与升华。他笔下的骏马,不是蒙古骏马、新疆骏马、西藏骏马、伊犁骏马,也不是欧洲野马、阿拉伯马、阿尔登马,而是综合世界骏马的优秀品质,活化出的比原型更挺拔、更英俊、更威武、更雄壮的骏马形象。从这个意义上说,于雁宾绘画的骏马,已经迈入了崇高的美学意境。于雁宾的作品《定风波》以马喻人,背景是无边的长风、威猛的巨浪,震撼的海啸,一匹骏马引颈长鸣,奔突跳跃。整幅作品惊心动魄,显现了人类力量必将战胜自然灾害是宏大主题,崇高的象征意义力透纸背、振聋发聩。他的作品《雪尽马蹄轻》中,数匹骏马乘风奔驰。领头的骏马回首一瞥,仍旧四蹄跳跃;右边的黑马无顾风景,风驰电骋;后边的骏马仰头、缩颈,姿态各异,速度极快。整幅作品骏马奔驰产生了排山倒海、所向无敌的强大气场。身驰力度、腿跳速度、蹄奔幅度,展现出了骏马雄浑、刚劲、威武的崇高特征。 

  带有崇高之美的还有六尺画作《八骏巡天》。骏马形象英武、豪迈、潇洒,各挺身姿,各具特色。精心制作的背景衬托,近处是山峰顶端,岩石耸立,松枝交错;远处是红日高悬、长风激荡。整幅画作不仅有骏马飞驰的雄健刚硬的崇高显现,更在于云里奔驰、风中驰骋的衬托。“所向无空阔”、“向前敲瘦骨”的意蕴油然而生。这种画面持续冲击着人们的感官神经,不能不收到连续震撼的美学效果。这里,于雁宾的骏马不仅有数量上的崇高(已超出感官所能把握的程度),还有力学上的崇高(马的高速度与动力加速度的总和,产生出无比巨大的威力)。于雁宾以马喻人,真实而深刻地显现着人类伟力的崇高:人类改造客观世界的实践斗争史严峻的、艰巨的,充满着矛盾冲突。越是遇到严重的考验,越是经历种种艰难险阻,就越能激发并表现出人类自身的本质力量! 

  于雁宾说,骏马是力量、速度的象征,它本身就带有崇高的美学意蕴。骏马与人类几千年的美丽契合,如农耕时代的艰苦卓绝的劳作,春耕、夏犁、秋收、冬藏,马为人立下汗马功劳。战争年代的人马合一,骏马阵容、骏马救主、骏马强军、骏马开国,马为人谱出光辉篇章,又独到地形成了美学领域的崇高范例。骏马是我在马年、在永远也画不够、难离舍的崇高形象。 

  是的,骏马的崇高形象,时至今日仍然如日经天。值得庆幸的是,表现骏马崇高精神的,还有画家于雁宾在孜孜以求、锲而不舍。人类有了骏马,是人类的福祉;骏马有了人类,是骏马的大幸;对于骏马说来,因为有了画家于雁宾,就有了绘画其形象、表现其精神、挖掘器内蕴、展现其风骨的神交挚友。从这个意义上说,骏马有知,应该厚谢画家于雁宾!